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进不了中国 东南亚接手“洋垃圾”

时间:2018年01月21日 05:2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AT娱乐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分享到: 评论:

2010年日本一家塑料回收工厂内,工人正在工作。新华社发

1

2

3

4

    

    中国2018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废塑料等24类固体废物入境。“洋垃圾”主要出口国急了,那么多垃圾这下往哪“倒”?东南亚的回收行业看到机会,也感觉到压力。

    中国一感冒,欧美就得发烧

    中国去年7月宣布将禁止废塑料等固体废物入境,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新规。依照汤森路透基金会的判断,最受打击的是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出口商。
    作为经济信息发布机构,汤森路透基金会说,中国2016年进口730万吨废塑料,占当年全世界废塑料进口额的56%。
    “整个行业措手不及”,在比利时和美国两国运营垃圾回收利用企业的国际回收局塑料制品委员会主席苏伦德拉·波拉德说。“我过去总说,中国一感冒,欧洲和美国就得发烧;中国要是发烧了,我们就得得肺炎。”
    美国和英国过去尤其依赖中国接收废塑料,如今指望增加自己国内的废塑料回收处理能力,以减少出口,但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见效,而且可能不足以负荷所有本国产出的垃圾。
    设在香港的国际塑料回收企业“范登环球”创始人达米恩·范勒芬说:“如果哪家企业发现塑料废品卖不出去,那也别抱怨;这算是自作自受……(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本来就是注定会发生的事。”
    应对陡然增加的大量废塑料,不少英国和美国企业只能加以焚烧或填埋,哪怕是“很好的材料”。业内分析师说,这两种方式都会对环境产生“灾难性影响”。
    一直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垃圾、以转嫁环保压力的欧美人开始抱怨中国的环境保护决心。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废品回收利用研究所国际关系部门高级总监阿迪娜·阿德勒对汤森路透基金会说:“他们(中国)关心的是全球环境还是只在乎他们本国的环境?就因为他们现在采取的措施,我们正在填埋掉完全可以回收利用的物料。”
    对欧美政府和企业而言,另一个当务之急是寻找替代中国的出口市场。他们把眼光投向劳动密集型产业较为发达、而垃圾回收产业远未成熟的东南亚国家。

    东南亚国家废塑料进口量上升

    国际回收局所在地,是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自我定位为全球回收行业的民间组织。这家机构的初步统计显示,东南亚国家的废塑料进口量近期迅速上升。
    国际回收局估算,马来西亚2017年废塑料进口量将达到45万吨至50万吨,比2016年的28.8万吨增加超过50%;越南进口量同比上升62%达到50万吨至55万吨;泰国增幅达117%;印尼增幅为65%。
    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兴业集团是这一东南亚国家前五大废塑料回收企业之一,雇有员工350人,每年可处理4万吨来自马来西亚国内和国外的废塑料。公司创始人是谢建豪,10岁时,就会在学校放假时跳上父母的小卡车,跟着他们挨家挨户“收废品”,拉回到家里院子空地,花数小时把玻璃瓶、铝制罐头、旧报纸和金属废品分拣出来。那是30多年前,如今,垃圾回收产业远远不止于“分拣垃圾”。
    那时候,生意场上,收废品属于低贱行业,谢建豪的父母羞于提起。谢建豪的企业2013年获得一个国际环保大奖时,他父母的想法开始转变。谢建豪说:“我不相信有什么全球塑料污染问题,倒是存在全球性的塑料无知现象。塑料是一种具有很多隐藏价值的东西。”
    不过,在东南亚国家,没有多少人像谢建豪那样,把“回收利用”当成一个大有可为的体面事业,而“洋垃圾”涌入东南亚构成的污染风险却实实在在,已经引起环保行业的警惕。业内人士呼吁东南亚国家收紧公共卫生和安全法规,对进入国门的“洋垃圾”严加管控,遏制非法走私有害垃圾的现象,同时加强环保监控,防止有害化学废物扩散,危害人体健康。
    国际回收局的波拉德说,全世界迄今累计生产出超过80亿吨塑料,仅有9%得以回收利用,近80%遭废弃:不是填埋了事,就是抛进大海。后一种操作,不仅危害鱼类等海洋生物安全,最终也将经由食物链毒害人类。
    在环保领域,各国需要自我担当,不仅在理念层面,还需要能力储备和建设;自己出产垃圾,却交由别人处置,终究不是久远之计。

    中国“洋垃圾”禁令让欧美发愁

    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
    今年1月,中国正式启动“洋垃圾”入境新规,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垃圾在内的24种洋垃圾。到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
    然而很多西方国家已经习惯了把生产生活环节中产生的垃圾打包装船,运往中国。禁令一出让全世界垃圾回收产业都感到不知所措:垃圾没地方去了?!

    多国垃圾处理面临危机

    加拿大广播公司2017年11月3日报道称,随着中国不再需要来自魁北克的可回收材料,这个加拿大省份正面临再循环危机。报道称,魁北克收集的可回收材料中,有60%出口到中国。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此前曾援引美国废物回收行业协会的数据称,2015年中国进口了世界塑料废物的48%。新泽西州回收商协会执行董事玛丽·克鲁赞对NBC表示,禁令会迫使许多美国回收材料商将仓库封存起来,直到他们能在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找到新买家。克鲁赞说,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回收商还没有适应中国的新规定,所有的回收项目必须教育好每个客户,以保证回收材料的高质量。他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东西都是可回收利用的,但是如果没有市场,那就不是真的可以回收利用了。”
    德国《商报》近日报道称,中国是欧盟国家主要的垃圾出口国。2016年运往中国的总共730万吨塑料垃圾中,有160万吨来自欧盟国家。记者从德国环境部获得的统计数据显示,仅2014年德国向中国出口的垃圾就高达112万吨,包括废旧金属、废塑料制品、电子垃圾(如电脑、电视、手机、家用电器等)、旧衣服等。其中1225吨是危险的废物垃圾。

    连锁反应影响全球

    英国广播公司的一篇报道称,许多西方国家的回收商承认,它们过去将中国视为一个既便宜又方便的废料箱。报道中写道“理论上,当你把废料扔到回收箱里后,回收公司需要把它们先作初步处理或分类,才可以卖到海外去。但现实是,回收商经常无视这些规则,执法的力度也不足。”
    英国《泰晤士报》的报道说,中国决定从2017年年底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可回收性垃圾,将引起连锁反应并对全球产生巨大深远影响。首当其冲的是包装行业。国际上向中国出口的可回收的废品高达数百亿美元。这些产品包括人们在家里回收的,之后由地方政府收走的塑料瓶、废纸、纸盒、打包用的聚乙烯、PVC。
    德国科隆大学经济学者罗多夫对记者表示,对德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来说,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是一桩“一举两失”的事情。首先,欧美到中国“洋垃圾出口链”将切断。这些国家将失去每年数十亿美元的生意,另一方面也加大这些国家垃圾处理的压力。尤其是垃圾处理基础设施相对薄弱的国家,如美国等。
    总部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回收再利用局的布鲁奈特说,中国的禁令给全球的回收行业提出了一个挑战,他们必须要适应新的环境,并通过投资新技术和垃圾分类提高回收废品的质量。

    西方国家多举破局

    中国禁令是挑战也是机会。英国广播公司的一篇报道称,在英国,许多废物的质量都十分高,这些废物大多是工厂制造塑胶产品时多余的部分、或是没有通过品质检查的饮料瓶。它们都可以循环再造。在香港和英国均有业务的环球塑料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威尔逊认为,这对英国公司来说是一个“大好机会”。
    英国回收公司RecyclingTechnolo-gies则宣布发明了一种技术,可以将低质量塑胶废料制造成一种该公司称为Plaxx的燃油。这种燃油的用途甚广,可以用来当新制塑胶的原料。但在中国改革进口“洋垃圾”的政策后,回收业需要投放更多资金应对全球废弃物过剩的问题。英国回收业商会RecyclingAssocia-tion的首席执行官认为,塑料回收厂可能需要500万英镑的投资。建造纸厂的成本更可能高达5亿英镑。
    在设法发展废物循环产业之外,英国《独立报》的一篇报道认为,英国需要减少一次性塑料产品的使用。从消费者的角度而言,有很多方法可以减少塑料的使用,例如通过额外收费的方式禁止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此外,塑料瓶的回收也可以被设计成一种激励制度。
    进口“洋垃圾”并不是中国的的特例,日本每年也从外国进口一些“洋垃圾”,但是量非常少。主要是从欧洲进口一些“洋垃圾”,将塑料、金属等资源重新加以回收。在日本,垃圾回收、处理都是政府出资进行的产业,也有一些私人垃圾回收公司受政府委托运行。“洋垃圾”也是政府购买后委托一些垃圾处理厂进行分类回收。当然,也有国家很好地自行消化了本国的垃圾。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德国所有城市垃圾的45%被回收,38%被焚烧,17%作为堆肥处理。而在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立陶宛等国垃圾基本上全部堆埋处理。

    别了!进口固体废物

    1月1日,我国正式启动禁止”洋垃圾“入境。
    这一决定是依据去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其实,2017年年底前,我国已全面禁止进口环境危害大、群众反映强烈的固体废物;2019年年底前,将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
    这让一些给我国提供原料的欧美国家不知所措。因为很多垃圾出口国,并没有充足的基础设施,难以充分实现对废旧物品及垃圾的回收利用。

    固体废物隐藏“洋垃圾”

    对于现在媒体普遍采用的“禁止进口洋垃圾”的说法,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秘书长崔燕并不同意:“洋垃圾的叫法不准确,我国进口的是可以作为原料的固体废物。所谓的洋垃圾,应该是指在进口固体废物的同时夹杂在里面的一些不能利用的物质。”
    这些物质并不容易被发觉,因为它们都被隐藏在成百上千吨运输的固体废物中。
    “造成洋垃圾夹带事件的原因众多。”崔燕表示,因为夹带或走私固体废料甚至“洋垃圾”能获取高额利润,而海关和检验检疫机构的监管也不可能做到全面覆盖和精准识别,故意夹带和造假走私很难杜绝。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曾在2012年至2014年间共完成了324例进口固体废物鉴别,发现属于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高达77.8%,可见监管难度之大。
    近日,在浙江省宁波市的梅山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就在一批来自智利的铜废碎料中发现货物中夹带大量电脑硬盘,属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不仅如此,夹带在其中的还有医院里使用过的针管针头。”崔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举例说。2017年6月,黄岛检验检疫局从一批进口美国废纸中检出使用过的输液管(含残液)、输氧管等医疗废弃物。当时,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有的国外不法企业在进口造纸原料中夹藏生活垃圾、医疗垃圾等“洋垃圾”,以逃避所在国高额的垃圾处理费用。
    “在众多固体废物中,废纸带来的危害最大。”崔燕说,因为废纸的夹带最严重,而且因为它暴露的表面积比较大,沾染的东西最多,所以环境风险最大。
    据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检验有限公司公布数据,2013年1-8月,对进口固废的不合格率进行的统计显示,其中进口废纸不合格率占了85.73%。
    此外,一些繁殖力和破坏力极强的草籽,甚至虫卵、老鼠、蚊蝇和蛆都曾经被发现过。“为了降低运费,这些废料往往采用海上运输的方式,运输时间往往超过一个月。”崔燕说。在这段时间,潮湿的环境往往会让一些固体废料生虫,产生霉变等。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极其危险的虫子也曾经被检查出,比如红火蚁和咖啡果小蠹。其中,红火蚁以难以防治闻名于世,人们被其蜇伤后会出现火灼感。
    1998年,美国南卡罗来纳州还曾经暴发过红火蚁群体伤人事件,当时约有33000人因被红火蚁叮咬而需要就医,其中有15%的人会产生局部严重的过敏反应,2%会产生严重系统性反应而造成过敏性休克,还有人因红火蚁直接叮咬而死亡。咖啡果小蠹则是咖啡种植区严重危害咖啡生产的害虫,马来西亚咖啡果甚至曾被其危害高达种植量的90%。

    对国内外均有影响

    为了能够消除夹带危险物品对我国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威胁,我国将所有进口废料拒绝在国门之外。
    被这项禁令波及的国家不止一个。根据美国物料回收组织(ISRI)统计的数据,2016年美国出口了近200万吨废塑料,其中70%出口到中国。而且,2016年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塑料废品进口量约为1020万吨。专家预测,禁废令后,这些废塑料一部分转移到东南亚,但因为地域的限制,东南亚承载能力有限,所以可能大部分废塑料还会留在美国本土处理。
    不过,崔燕表示,影响最大的还是废纸的进口。2017年有媒体报道,我国目前造纸行业所需废纸浆组成中,36%来源于进口废纸,64%来源于国内回收,2016年国内废纸约5000万吨,进口废纸2850万吨,占全球废纸进口总量的60%左右。
    废纸被完全禁止进口后,我国纸制品行业会受到相当大的冲击。崔燕所在的中国物资再生协会也在帮助我国企业积极想办法,将禁止固体废料进口的影响降到最低。

    须建立有效回收体系

    针对禁令一事,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对政府和企业提出了几点政策建议。
    其一,出于保护环境和人体健康的考虑,建议全面禁止进口废纸,避免夹带。
    “其实我国关于进口固体废物的法律法规比较健全,但是执行过程中容易出现纰漏。为了祖国的绿水青山,所以只能放弃。”崔燕说。
    其二,加快国内的回收体系建立。因为目前我国的回收体系还不完善,效率不高,甚至没有超过废纸总量的50%,“这与国外80%的废纸回收率相差很多”。如果能够建立良好的回收渠道,将废纸有效回收,那么国内的废纸产量基本能够满足国内的生产需求,实现自给自足。
    其三,鼓励国内的造纸厂,积极寻找国外树木众多但同时制浆业不发达的国家,建立制浆工厂,直接获得木浆原料控制权。
    “国内处理进口废纸时,因为有些夹带的危险物品,所以容易造成污染,甚至影响人体健康。但相对而言,直接进口木浆则没有这些顾虑。”崔燕介绍说。同时,他们还建议我国应该加快国内木浆期货市场的建立。虽然我国是造纸和纸张出口大国,但因为一直没有建立国内的市场体系,所以在国际木浆市场没有发言权。
    其四,2016年出口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吨,净出口达715万吨。建议应以满足国内需求为基本目标,适当调整纸及纸板的出口规模和结构,减少“污染转移”,可以有效地减轻对进口木浆的依赖。
    根据环境保护部统计,2010年制浆造纸及纸制品产业废水排放量为39.37亿吨,占全国工业废水总排放量的18.58%,排放废水中化学需氧量(COD)为95.2万吨,占全国工业COD总排放量的26.04%。
    除了给出建议,崔燕等专家正在准备相关材料为政府主管部门应对WTO关于为何不进口可回收固体废物的质询。“如果我国一些相关行业可以调整产业结构,同时国内能够建立起有效的回收体系,那么我国完全不必依赖进口固体废物。”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环球时报》《中国科技》

    1.日本东京涩谷区惠比寿三丁目的居民垃圾回收点。 新华社发
    2.2010年5月26日,在日本东京都港区资源垃圾处理中心,工作人员按颜色对回收的玻璃瓶进行分类。新华社发
    3.美国一家回收站的三位负责人在垃圾山前一脸无奈。 据中新网
    4.美国环保工人在分拣废纸图。 据《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李琳)
山西日报客户端下载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本网摄影师重走汶川救灾路 十年前随部队入川救援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三晋大家谈三晋大家谈

教育人人说教育人人说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